主辦: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

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

丫亚洲风情 www.tfybj.club 透過這件泥巴捏成的國寶 回看牛車的高光時代

丫亚洲风情2019-06-04 17:38:56來源: 廣州日報

廣州博物館陶牛車

唐代通檐牛車復原圖,據劉永華《中國古代車輿馬具》

南北朝時期的長檐牛車復原圖,據劉永華《中國古代車輿馬具》

當代人迷車子,古代人也一樣。不同的是,當代人追的是車的品牌,古代人追的是駕車的動物。翻一遍奇書《封神榜》,人名沒記住,坐騎名記了一大堆。

現實生活當中,神獸不可得,那就要在稀缺性上下功夫。馬當然是好東西,但是太功能主義了,不符合高士超塵脫俗的精神需求和身份認知;鹿啊、駱駝啊,太刻意、太遠方;那騎什么呢?牛車啊。

牛車這種東西,是平民坐騎,是生活必須,唯其如此,便有了超越一切設計、雕琢、運籌的自然天趣,有了返璞歸真、大美無形的至上力量。

在廣州博物館里,有一架陶牛車,透過這件泥巴捏成的國寶,可以回看牛車的高光時代。

除了老子騎青牛

先秦、秦漢上層人士騎馬

關于這件陶牛車的具體情況,我們先來聽聽廣州博物館研究人員林暉的介紹:

晉代陶牛車,灰白硬陶質地,塑于陶踏板上,高18.3厘米,最長27.4厘米,最寬14厘米,底座長23厘米,寬9.8厘米,重3.603千克。造型為一牛拉車,有車廂,并且頂上有車篷向前延伸,遮蓋牛身,以適應嶺南高溫多雨的天氣。廂內端坐一人,雙手扶幾。車前兩人正在套一頭體態肥碩的牛。車后站立者在整理后板,好像準備出行。整件器物造型生動,是當時晉代人乘坐牛車出行最真實的寫照。

我們在牛車車廂外部還能看到清晰的篾齒紋,顯示原物用篾笪編成,是很具本土風味的就地取材。

牛車出土的墓葬為廣州已發現的唯一西晉初年墓,時間為太熙元年(290)。當時出土的有一大一小兩輛車,這是大的一件,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。

先秦及秦漢時期,牛車主要是用來拉柴運物的工具,《周易·系辭下》講“服牛乘馬,引重致遠,以利天下”。當然人也可以乘坐,不分等級,誰想坐都可以坐。因此,作為周王朝國家圖書館館長的老子(即神話中的太上老君)出關時,就是“乘青牛薄板車”。

與之相比,王侯將相還是以乘坐馬車為主。先秦時期發現的不少貴族墓葬,有許多馬匹、馬車隨葬,卻不見牛的身影,當為例證。當時萬乘之國、千乘之國的“乘”,就是四馬拉的戰車?!逗菏欏ね餛荽芳竊睪盒鄣耐庾婺負途司巳牘?,坐的是黃牛車,百姓嘲笑,稱其外祖母為“黃牛嫗”,這也說明鮮衣怒馬才是當時貴族的標配。但東漢末年以后,出現了高級牛車,而且成為專屬豪門貴族的出行工具。到了晉代,如我們今天從大量存留的壁畫等圖像中所看到的那樣,坐牛車成了時尚。

兩大美男子帶貨

魏晉時期牛車成高端裝備

為啥牛車在漢末魏晉的時候突然從大眾消費品變成了高端配置呢?大略來說有這么幾點原因:

首先,文、景、武帝時期,經由削藩、平定七國之亂等一系列舉措,各地諸侯王的勢力大大削弱,經濟上也受到影響。一些人因無力備置豪華的馬車,改以牛車代替,令牛車馬車所標明的身份差異,漸漸變得相對沒那么為人所在意;第二,漢末之后的多年戰爭,馬作為重要戰略物資嚴重短缺,只能找?!嗨魄榭鱸誶睪褐灰蒼魷止?,當時天子找四匹同色馬拉車都困難,大臣們就不用說了,所以也有坐牛車上班的。

還有一點很重要,這一時期,南方地區玄學興起,門閥世族壁壘森嚴。世襲的官職地位,培養出一批終日無所事事、骨酥體弱的士族。一時間,男子身體柔弱、皮膚白皙、動作緩慢成了審美風尚,所以騎馬、乘馬車就不太合適了。牛走起路來四平八穩,車廂也可以做得更寬大,符合這個時候“君子之風”的要求,所以大流行。這也導致南方牛車比北方用得更多更廣。當然這也和北方地區更適合養馬有關系。

我們都知道魏晉時有兩大美男子,一個叫潘安,號稱當世第一,當時人記載“安仁(潘安字)至美,每行,老嫗以果擲之滿車”,可見是全年齡段通殺的盛世美顏;還有一個是衛階,字叔寶,風采極佳,更夸張,《世說新語》記載:“衛玠從豫章至下都,人久聞其名,觀者如堵墻,玠先有羸疾,體不堪勞,遂成病而死?!貝喲恕翱瓷蔽瀾住背閃艘桓魴魯捎?。這兩個人都愛坐牛車,特別衛階的牛車稱為“羊車”,也就是“祥車”,是一種裝飾精美的高級小車。

牛車紅了幾百年

宋代從車輿禮制中退出

既然牛車成了高端配置,各種配飾、裝備自然也得跟上。

《晉書》記載當時有“云母車”,“以云母飾犢車。臣下不得乘,以賜王公耳?!痹頗賦檔耐枷襝衷諢姑揮姓業?,推測應該是一種云母裝飾的犢車。其裝飾比犢車豪華,規格也比犢車高,一般臣子們不能乘坐,是用來賞賜給王公的。犢車與羊車類似,裝飾精美,有屏蔽,形制大致是雙輪雙轅,車廂呈長方形,上覆卷棚,頂較平,頂前后出檐較短,車前開窗,車后開一長方形門,供人上下行,車廂兩側一般無車窗,有的鑿有通氣孔。有說其以八牛拉動,那規模是非常大了。此外,三公有德行者乘“皂輪車”,配四牛;北魏皇帝出行時乘坐的大樓輦,要配12頭牛。

學者許憶先指出,牛車身價的提高,還表現在它已在車輿禮制中占著越來越重要的位置,“晉制,諸王三公都乘牛車;南齊制,副三公乘牛車;梁制,二千石四品以上及列侯皆乘駕牛的軺車;北齊制,正、從一品執事敬官及儀同三司乘牛車,七品以上官都乘牛車……禮制還規定了不同等級的官吏,應有自己特定顏色和質料的車蓋,有不同的車身裝飾,貴族的車都有幡、帷幔。北魏車制“正從第一品執事官、散官及儀同三司、諸公主,得乘油色朱絡網車,車牛飾得用金涂及純銀。二品、三品得乘卷通幰車,車牛飾用金涂。四品以下,七品以上,得乘偏幰車,車牛飾用銅”。不過當時并沒有限制一般百姓乘牛車,不但能與禮制中規定的裝飾相同。所以要區別貴賤,只能從車的顏色、質料、裝飾等方面去判斷。

玩高端牛車的風氣一直延續到隋唐五代?!緞綠剖欏酚性兀骸耙黃煩稅淄味砍?,青油纁,朱里通幰,朱絲絡網。二品以下云油纁、絡網。四品有青偏幰?!薄捌珟搖敝羔♂V徽謐〕檔那鞍氬?;“通幰”指一張大帷幔覆蓋整個車廂。在這些基本形制的基礎上,帷??梢孕寤?,可以垂綴絲穗,可以飾以各種珍寶,總之奢侈起來也是可以沒邊的。不過隋唐馬上得天下,崇尚壯美的好馬,牛車的地位、等級不斷下降。按許憶先的說法,唐代的禮制中,只剩下外命婦乘牛車這一條了。

宋代開始,牛車就不再入車輿禮制中了,馬車使用更加廣泛。不過牛車并未銷聲匿跡,民間百姓從方便出發,該用則用。

文、圖 /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卜松竹

(編輯: 劉卓瑩)

返回首頁